一種傳統日常之物的設計文化研究進路 ——讀《瀟湘竹韻:湖南民間竹器的設計文化研究》有感

方舟星尾兽 www.auafy.icu 竹器是一種傳統尋常之物,凝結民間生活日用之智慧,其器物造型千姿百態,精巧實用,在湖湘之地源流深長,其獨有審美經驗之下是一種地域文化的沉淀。張宗登博士撰寫的《瀟湘竹韻:湖南民間竹器的設計文化研究》基于設計文化的視野,以湖湘地域為起點,通過對湖南竹器的“設計文化的構成”到“品系分析”再到“地緣物性”的分析,從湖南民間竹器的藝術特征、技術文化角度梳理出近現代湖湘民間竹器的設計文化特征,構建出設計文化體系,提出現代湖南民間竹器多元發展的新出路。以往竹器研究往往拘囿于形態或生態之單域,而這一研究能夠做到藝術科學與文化應用更為全面性的觀照,遵循定量和定性研究相結合的科學方法,總結湖南民間竹器之藝術生成系統,并提出應用性之?;?,是一部研究湖南竹器文化的佳作。

常言湖南人有“蠻”性,估計是受到了楚文化和山野文化的影響,久而久之形成了鄉土樸實與執拗堅強融合的湖湘特性,亦可以說是一種堅韌、質樸、執著的精神。作者是湖南邵陽人,翻閱此書過程中,可以切實感受到作者對這片鄉域故土質樸“蠻”性的深切熱愛,且秉持著同樣的執韌態度以學術進路分析探討他所依賴的鄉土與文化。

湖湘地區竹林繁密,竹種資源豐富,水竹、斑竹、桂竹等都是制物賞器之佳材,純熟的竹器技藝與傳承根植于當地區域生態與農耕經濟,湘西背簍、斗笠、梅山竹編,湘北涼席、石鼓油傘等等,種種地方竹器名產不一而足,涵蓋當地民眾傳統日常之所需用??脊歐⑾值鬧竇蛞嘀っ髦裨嗆嫖穆齙拇蟹絞?,走向文明之重要工具,而且湖南特有移民歷史帶來的物質文明變遷也始終與竹有著深厚不解之緣,益陽水竹涼席、小郁竹藝、寶慶竹刻都與移民文化大有關聯,因此,作者在書中所說湖南民間竹器工藝的演化“是一個承接累進的過程”,也是一個“文化生態的綜合體”, 研究竹文化勢必對湖南文化生態根基形成某種洞察,從而促發現有產業之推力。此書將所研究的竹器置于湖湘地域特殊的社會語境和時代文化下,跳出林業學壟斷竹木研究的角度,以藝術學的思維結合林業學、地理學,研究“器”、“形”與“材”之間的關系,即“地緣物性”。如此相對準確地解釋了湖南民間竹器在湖湘各個地域發展的特殊藝術性,賦予民間造物較為全面的解讀,為民間造物藝術提供必要的參考和理論支撐。

圖2:《瀟湘竹韻:湖南民間竹器的設計文化研究》封面

圖2:《瀟湘竹韻:湖南民間竹器的設計文化研究》封面

湖湘地區經歷了漫長的農耕文明,傳統的器物制作和設計多與生活方式息息相關,其本質所遵循的是滿足日常生活的實際需求。湖南民眾通過總結經驗和傳遞智慧編織出竹器的大網,從飲食到起居,從裝飾到娛樂,網羅萬物,乃至對湖南民間工具文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歷經歲月的洗禮,各類竹器功能和外觀還在持續被民眾改良創造,拋開了多余和不必要的結構和裝飾,剩下即是最為美觀、清新、簡樸之形態,增益于我們日常生活之審美化。翻閱此書時,筆者看到了兒時夏日納涼時的竹床圖,外觀質樸,結構勁健,深受民眾喜愛。柳宗悅談及民藝之特質,其中一點印象深刻,摘錄如下:“人類必須有健全的肉體與精神才能正常地勞作。與之相比,脫離了用途的裝飾物與神經末端產生的纖弱,所展示的姿態是最不健康的。這些不過是無法承受勞動的軟弱之物”。竹器形態精巧卻全無纖弱之態,精熟技藝所長的是日用承重之需用,作為湖湘民藝之典范,正因其是滲透湖湘人民生活韌勁的強健之物。因此,在探索民間造物藝術時亦不能脫離環境,不能僅以形式結構之表達加以評判,而應從民眾生活中尋找設計之正觀。翻閱此作,發現這樣的思路貫穿整體,作者從生物學的角度引入“品系”概念,將湖南近現代民間竹器分為與生活相關的七大方面,分別為水、火、住、食、穿、行為、裝飾,對湖南竹器的之間具有重疊性和差異性的器具進行區分歸類,全面而系統的囊括了湖南地區各種竹器,并分析出各種竹器的生存現狀和共有特征。同時以設計學獨有之“點—線—面—體”邏輯進路研究器物的藝術形態特征,尋求竹產品制作過程的元素構成關系。設計學中“點、線、面、體”是構成空間的基本元素,可以解釋任何事物的構成關系,四者之間層層遞進、互相依存。通過“點—線—面—體”的設計思維,可以梳理出器物感性設計與理性布局的關系。通過此種方式,此書能夠讓讀者清晰了然與理解傳統民間竹器的藝術特征及其背后蘊含之民俗內涵,也給設計文化研究提供新思路,對湖南民間工藝體系建設大有增益。

民間造物過程中除了功能與環境,還蘊含造物者之價值觀念。究其器具“物”之造型本源,最終反映到“思想”之精神層面。目前國內著眼竹器與設計文化之關系研究并不多見,以湖南民間竹器為立足,卻是其中極好之專題。在此書緒論中,作者開宗明義談到研究要以設計文化為落腳點,遵循費孝通先生談到的“文化”觀念,從設計器物層、設計組織層、設計觀念層三個層面探討湖南民間竹器設計文化, 筆者試圖總結為下圖所示:

圖2 湖南民間竹器設計文化研究的基本框架

圖2 湖南民間竹器設計文化研究的基本框架

借用“開物成務”“器以載道”“和而不同”這三個傳統范疇為題眼,作者展開設計文化之探討,“開物成務”探討材性和存在形式,較為嚴謹的對湖南民間竹器的的傳承軌跡進行梳理?!捌饕栽氐饋崩昧撕蓯欠岣壞奶鏌暗韃樽柿隙院廈竇渲衿韉南腫醇右云飾?,探討的是技藝發展之規律。 “和而不同”則是提出“設計”、“傳承”、“技術”三者之間的關系,以環境和傳統兩大需求闡述湖南民間竹器多元發展之路徑。書中對于竹器的設計常?;詬髯孕翁畝員群頭治?,再著手以歷時性與共時性兩方面層層梳理,實證實例與文獻考據能夠相互融通,有理有據的講述造物的邏輯與淵源。借鑒和運用其他學科之法是目前藝術學科流行范式,該研究也引入了一些文化人類學和科學史學相關思想,使得民間竹器研究在充分的田野材料基礎上得到很大理論提升,大致構建出湖南民間竹器的設計邏輯與思維,廓清設計生態與文脈,以此為立足,可以為傳統再設計的思路提供很多參考。

源遠流長的湖湘竹文化,無論是從考古中發展的先民所用的竹編建筑墻壁,亦或民俗中所用到的各種祭祀工具,還是至今還有在用的各種生活用具,竹材為湖湘人日常生活提供不賞之功。然而在工業化和信息化沖擊之下,極具地域特色的傳統工藝日用品和現代生活相脫節,相當一部分有傳統文化的生活器物已經淡出了人們的視線,湖南境內傳統竹器用具也面臨日常生態消失之挑戰,毫無疑問,湖南竹器的千年文脈必然需要延續與生長。作者關切這一問題,希望對未來可持續的走向開出自己的藥方。在作者看來,每一件竹器飽含著民間藝人的智慧與辛勞,與現代工業產品是完全不同物態的人造方式,竹器具所表現出的工匠的溫度和情感在當今社會會顯得極為可貴。對此有著同樣情懷,作者通過對湖南民間傳統傳統生活竹制品設計文化特質的分析,結合當下社會的需求及發展趨勢,探尋傳統竹制品與現代設計間的關系,挖掘竹木器具傳承的核心方式,力求達到傳統與技術協調發展。

法國著名社會學家馬克第亞尼《非物質社會》書中也曾寫到“我們正在從一個講究良好的形式和功能的文化轉向一個非物質的和多元再現的文化”。作者著手從社會學、人類學的方向分析湖南地區民眾生活方式的變遷和意識行為的改變,探索出湖南民間竹器應走的是一條“多元發展的創新途徑”:產品創新主導的“設計觀”、文化傳承主導的“傳承觀”和技術革新主導的“發展觀”,提出繼承、發展、創新的有效方式。此書提出的創新之途,對于挽救逐步走向消亡的湖南民間竹器有著積極的?;ぷ饔?。

竹器的肌理與結構的表達著人民的性情與思考,竹器的創制與日用建筑起湖湘的鄉土群社,延續著生息脈絡。張宗登、張紅穎的著作很好反映了湖南傳統民藝文化之精要。品閱此作,可見熟悉的竹藝器物以設計的形式一一剖析解讀,湖南質樸的民間智慧展現眼前,不由體察到明代實學派王艮的“百姓日用即為道”這一思想在造物藝術中的閃現。湖湘竹器的特質在于“致用為本”,我想宗登研究的初衷亦是要體現“致用”價值,他所提出諸多技藝傳承之態度與方式值得竹木從業者、設計師及研究者借鑒與思考,相信對國內竹器研究拓展應有所助益。


原文發表于《創意與設計》2019年第2期

作者
朱文濤,博士,南京藝術學院博士后,江南大學設計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研究方向:視覺設計的文化與觀念史、新媒體環境下的視覺設計理論與方法。